李飞飞李佳领衔,但真的能做到吗

图片 1

关于谷歌AI中国中心的人才招募,李飞飞、李佳在与学生交流的现场给出的信息是:谷歌中国的研究员谷歌AI中国中心开始招募研究员和工程师,所有的面试都将在美国进行。所以如果大家想要面试谷歌中国的工作,需要办理签证,飞去美国进行面试。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要避免提及或者使用到AI这两个字。武器化人工智能可能是AI领域里最敏感的话题,没有之一。对于媒体而言这简直就是红肉(red
meat),他们会找到一切方式毁掉谷歌。”这位来自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学者在邮件中说。

虽然不少声音一直在宣扬中国威胁论,国内媒体也在跟风说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已经能和美国比肩,但是事实是中国企业乃至全球其他国家企业还不具备在人工智能和基础科学领域和谷歌抗衡,我们相信AI的未来发展将会以一种有序和完全积极的方式进行,但我们也要预防AI霸权的出现,或许在未来人工智能社会里,会出现一个多边机构,共同制定AI的监管。

图片 2

图片 3

全球前十的AI科学家,谷歌独占半数

谷歌云AI及机器学习研发主管李佳(资料图)

AI应用目标: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2016年谷歌 X 实验室设计负责人 Nick Foster
制作一个名为《The Selfish
Ledger》的九分钟视频,视频内容大体是谷歌考虑使用“全面数据收集”和社会工程来改变整个人群的行为。换言之,它设想了整个数据收集的未来,其中像Google这样的公司可以巧妙地促使用户与改善自身生活的目标保持一致,例如通过环境可持续性或改善健康,并且还与Google的世界观保持一致。最终,公司可以定制打印个性化的设备来收集更多不同类型的数据,为每个用户获得更详细的图片。最终的结果是:公司引导整个群体的行为来帮助解决诸如贫困和疾病这样的全球性挑战。2016年这个设想还只是停留在讨论和设想阶段,不过现在随着人工智能技术裂变式发展,行为产生的数据量几何级数增加,谷歌视频的设想正在快速变为现实。

Google作为一个全球大公司,已经朝这个方向做了很多努力,我们拥有强大的内部团队,与世界各地的许多AI实验室,和合作者合作。我们通过赞助AI会议和论坛,来支持AI社区的发展,并与全球超过1400位研究人员共同从事AI研究。但是我们仍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去学习。这不只是技术挑战,也是文化挑战。

在内部员工给予辞职压力,以及外部媒体、学术界的监督下,谷歌最终做出了妥协。公布AI使用指导原则后,谷歌员工表示了欢迎。

从2016年到2018年人工智能技术爆炸性发展的这两年,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开始失控,虽然目前还没有影响到全球金融体系和国际军事格局,但是据媒体爆料谷歌正在跟美国军方合作秘密测试基于AI人工智能的军事技术,帮助军方无人机高精度识别物体,进行有效准确打击”。

在AI的研发上,无论在硅谷,在上海,还是在其他任何地方取得的突破,都有可能让整个世界的生活都更加美好。这就是为什么我加入了谷歌云的团队,因为我对云技术有如此的兴奋感,没有任何的计算平台,能如此有效的,让强大的计算能力和新科技这样的触手可及。在许多方面,AI对诸多产业的进一步推动,也会进一步继续依托于云的力量。

“我们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技术将如何影响个人和人权。在机器学习系统的世界里,谁来承担损害人权的责任?”这份宣言的序言部分写道。

本文来自机器成精(微信公众号:ai_jiqima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嵌牛鼻子】:ai、google、人工智能

谷歌现任AI负责人杰夫·迪恩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除了分享了谷歌发表的这份原则之外,还提到为了真正践行这些原则,他们还提出了一套技术实践指南,指导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在构建AI产品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

我们需要批判性地思考每一个技术进步以及它将如何影响我们,我们要时刻警惕谷歌这种巨无霸企业在用技术造福人类同时,可能给人类带来的灾难。

我举一个例子好了。我一直关注AI界瞩目的ImageNet挑战赛,而这项赛事2015、2016和2017三年的冠军团队均来自中国。还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开发者社群
Kaggle,谷歌云的一部分,中国的开发者们已经迅速跃升为Kaggle的第三大的贡献者人群。该平台的Top
1000名贡献者中,有65人是中国人。

1。制造整体伤害之处。如一项技术可能造成伤害,我们只会在其好处大大超过伤害的情况下进行,并提供安全措施;

图片 4

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很多次听人们提起拿破仑的这句名言: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他一旦被惊醒,世界会为之震动。在AI的世界里,中国早已觉醒,并已迅速成为领军者之一。事实上,在今年的几次回国当中,我已亲眼目睹了中国在AI基础研究、
创业、产业发展和政府支持上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7。从主要用途、技术独特性、规模等方面来权衡。

目前来看,这些问题还没有一个准确答案。但是随着技术创新的完美风暴—图形卡的使用、定制硬件的创建、云计算的兴起和计算能力的增长—已经使AI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之一。基于互联网的开放源码工具的广泛使用,数据生成的爆炸性增长,以及租用云空间或外包计算资源的能力意味着相对成本已经落到实处,使得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走向普通用户。

谈及谷歌AI实验室的规划,李飞飞称,谷歌一直是AI
first的公司,在AI着力是全球最早的一批。李飞飞表示从1月入职Google时就开始谋划并推动这件事,在与Google
CEO、Google Cloud CEO等一起头脑风暴时,提出在中国展开基础AI研究工作。

“我不知道如果媒体开始讨论谷歌正在秘密建造AI武器或AI技术,并为国防工业服务会发生什么。”李飞飞说。

原标题:谷歌帝国:人类“被编程”的世界会是怎样?

图片 5

这时候,与以往一样,公共监督和不停的辩论,或许是确保人工智能公平部署,并产生对社会有益的方式之一。正如谷歌这次面对的情况一样,对于那些手握数据和技术的科技公司而言,它们必须要习惯于公众开始讨论技术使用的道德问题。

图片 6

大家好,我是李飞飞,我是一名从事人工智能方面研究的教授,科研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也是谷歌云的首席科学家。前面提到“不忘初心”,我觉得非常好,我自己的科学之路,起源于我出生的地方:中国。所以我非常荣幸,可以站在这里。也很开心今天可以分享我最爱的话题:人工智能、科学以及如何能让人类生活变得更好。

5。保证隐私。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视频是美好的,谁不希望未来没有流行病和贫穷?但是我们也必须面对一个不安的事实。像其他公司引领人工智能(AI)的发展一样,谷歌想要更多的用户。谷歌也会对那些行为是谁越来越好奇,也会尝试在不被用户知道的情况下改进如何与这些用户行为进行互动,无影无形的侵入用户的日常生活。我们已经不知不觉的“被编程”接受谷歌主动提出的建议,例如当谷歌地图为我们日常旅游规划行车路线,为我们吃饭选择合适的餐厅。无人驾驶汽车自动驾驶带我们去想去的地方,我们已经认为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但当一家公司强大的足以控制地球半数人的行为,谁来监管,但谷歌似乎并不在乎他们的产品和实践的潜在黑暗面。

过去短短的几十年间,中国已经展现了他不可思议的发展能力,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作为人口最多,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在文化、历史甚至科技领域上都极大程度代表了人类的经验和智慧。这也就让中国成为未来AI发展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Google大脑研究员Dumitru
Erhan就在自己的推特上表示:“看见这个出来了好开心”。

责任编辑:

中国在AI的学术领域也有巨大成就。2015年AAAI发表的论文中,有138篇论文出自中国作者之手。实际上,如果汇总2015年排名前100的人工智能期刊的总发表数,有43%的文章都有中国科研人员的参与。今年AAAI会议的组织方发现,原定的会议期居然与中国的春节“撞车”了,他们甚至调整了会议时间。

不可触碰的“香饽饽”:AI武器化

人升级成机器 谁来监管“升级”

李飞飞告诉新浪科技,她的小目标是:做好第一步,我们才刚刚开始,最重要的是做最好的研究,做最好的合作者,学习、倾听、携手合作。

信中写到:和许多其他数字技术公司一样,谷歌收集了大量关于用户行为、活动和兴趣的数据。谷歌不能仅利用这些数据改进自己的技术和扩大业务,还应该造福社会。公司的座右铭是“不作恶”,这是众所周知的责任。

李飞飞的离职,让我们不禁的开始审视如今的谷歌。不知不觉间,谷歌已然建立起了一座庞大的帝国,汇集全球顶级科学家,掌握用户的一切信息,数十亿美金的业务流量。美国人老喜欢用科技公司野心勃勃征服世界的故事来作为美国科幻大片的剧本,一个足以改变未来世界的谷歌。不知道会不会按美国人的逻辑思维来定义世界。

李飞飞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的副教授(终身教授),任职于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SAIL)、斯坦福视觉实验室、丰田汽车-斯坦福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她的专业领域是电脑视觉和认知神经科学,现职为谷歌云端人工智能暨机器学习首席科学家。

3。提前测试以保证安全。

谷歌的人工智能研发团队堪称宇宙豪华级别的,杰弗里·辛顿(Geoffrey
Hinton)“人工智能的三位奠基人之一”被称为“深度学习之父”、“神经网络之父”,德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震惊全球的“AlphaGo”就出自此人之手,塞巴斯蒂安·史朗,谷歌无人车之父,算上刚刚离职的李飞飞,全球公认人工智能领域的顶级科学家半数被谷歌收入麾下,谷歌还在不遗余力地以收购初创企业的形式网罗年轻科学家和支持学术研究的形式网罗高校科学家。

转载自:

与美国军方合作AI项目,导致谷歌面对的内部和外部压力,其实是近年来各界对于AI武器化讨论的缩影。

谷歌AI造福OR毁灭人类仅一线之隔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希望这成为我们致力于中国AI长期研发合作的第一步。

在份文件的重点是各国政府和科技公司有义务防止机器学习系统歧视,以及能确保在某些情况下不会出现违反现有人权法的事情发生。

相关文章